男人的眼淚
首頁    |    無障礙的愛

男人的眼淚-書名:醫步醫腳印-作者:台中市立復健醫院畢柳鶯院長



在日本進修時,碰到一位男性脊髓損傷下半身癱瘓的個案。雖然太太、孩子都希望維持完整的家庭,但他一個人堅持非要離婚不可。原因是他有勃起障礙,自認為這樣就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,沒有盡到丈夫的義務,因此沒有臉留下來繼續做一家之主。 

工作人員都覺得他這個理由太荒唐,家庭生活並不只有性,何況不能勃起也還可以有性生活,只是方法略有不同而已;但大家都說服不了他。難道,這也是日本男人特別愛面子的一個例子嗎? 

在台灣,常遇到另一種情況。多數的太太,在先生腦中風、腦外傷或脊髓損傷以後,都不願意再和先生有性行為。可能害怕性行為對先生造成危險,可能認為先生應該不需要性生活了。當我們詢問她們自己沒有需要嗎?竟有不少人回答,女人哪裡會有需要,本來就是為了先生的需要,才配合先生的,現在照顧先生及家庭忙得不得了,哪裡還有心情?

在一次為了脊髓損傷男病友舉辦的座談會裡,有幾位病友表示:他們並非真的一定要傳統所謂的性交,只不過希望和太太能夠繼續有一些親密的行為,例如愛撫、親吻、擁抱等等。但有些太太在他們受傷以後,願意幫他們洗身、更衣、處理大小便,就是不願意再有表達愛意的肌膚之親。這非常傷他們的自尊心,讓他們極為「鬱卒」。 

一位受過高等教育,受傷前經常從事輔導工作的男性脊髓損傷患者,平常非常達觀、熱於助人,即使受傷後也一直給人這樣的印象。最近他卻發生嚴重的憂鬱症,不吃、不喝、不說、不動。我們發現夫妻間的冷漠,是他發病的導火線之一。 

他們沒有離婚,太太一直辛勞的照顧著家裡的種種,剛開始也照顧他四肢癱瘓的身體,後來請了外籍看護來照顧他。問題是,他受傷後,他們夫妻間雖有身體的接觸,卻再沒有過親密的肌膚之親,他用:「她再也沒有碰過我!」這句話來描述。堅強的他,不禁落下淚來。 

人因為傷病成殘時,難免會有自己成了廢物、自慚形穢的心理障礙,家人對他是否如從前一般親愛、關懷,是幫助他們克服這種障礙最主要的力量,而配偶的深情對待,又是這當中最重要的一環。 

勞苦功高的太太們,「性不性由你」,但是不要輕忽了帶有感情、關愛的身體接觸,可以產生驚人的力量。記得外星人「 ET 」的電影裡,那一根手指頭的接觸所帶來的力量嗎?